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村里新闻 > 正文

    城市有的优点,农村也要有

    2021-04-22 15:34:21    浏览:4   


       

    4月18日,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在海南博鳌举行,在“面向2030年的减贫与乡村可持续发展”论坛上,到家集团创始人兼CEO陈小华站在企业的角度,分享了对未来乡村振兴的看法。


    陈小华指出,乡村振兴首先要普及乡村的服务业,比如农村的医疗、教育、养老、救助。过去的扶贫更多是基础设施,解决老百姓的温饱和住房需求,这是最基本的,人要有尊严地活着。而现在的乡村振兴要完成国家乡村的现代化建设,服务业首先要崛起。


    陈小华表示,农村信息与城市信息缺乏互联互通,使农村人想要到城市里更好地生活缺乏保障 “我们的平台上有大概两百多万的保姆,这些保姆在农村的健康信息、背调信息、保险信息还没有完全的互联互通,他到了城市以后,可能需要增加一些成本重新提交信息。”


    最后,他强调,以前对农民的培训更多是以脱贫为目的的技能培训,但是现在应该更加重视农民的再教育问题。建设美丽乡村不应仅仅停留在物理环境上,而应该使农民在精神上和生活方式上都能得到更好地提升。


    “比如农村人会不会打理家务、会不会收纳,会不会对自己的小孩进行教育,还包括如何对老人进行基本的护理。这些知识将是下一个阶段的重点” 陈小华称。

    0210303075942339.jpg


    教育是一切发展的前提基础,大到国家发展,小到个人发展,只有打好教育基础才能实现前进。同样,乡村振兴或者农村发展一样应该以教育为先。想要改变传统农民的身份和形象,想要突破传统农业发展模式,首先应该让村里的每个孩子接受到高水平的教育,让一代又一代农村人通过文化和知识改变命运,学业有成后、事业有成后能够回过头来带动乡村经济的发展。

    而我国目前农村的教育现状却不忍直视,大家看到的是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教育基础设施十分落后,“冰花”男孩引人深思

    虽说各个乡镇农村都有相应的公办学校,但是教学设施、生活设施较城里差距较大,如2017年“感人”的冰花男孩揭露出的一些问题,农村小学取暖设施落后;学习上除了黑板、课本等,其他配套学习设施也较为匮乏,从全面发展上来说跟城里学生差距越来越大。

    第二,优秀的师资远离农村涌向城市

    虽说,每年农村学校招聘教师时,报考者众多,但是大多数考生大都以此为跳板,进入编制内。在这浮躁、 功利化的社会,农村教师生活环境较差,年轻教师、优秀教师很少能留住的,只留下大龄老师教学,这也很不利于农村教育的发展。

    第三,为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父母也选择远离乡村

    曾记得我们小时候,小学班级里一个班六七十人,反观现在的农村小学,一个班几个人,甚至全校加起来也就几十个学生。在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理论下,有条件的家长们都把孩子往县城的私立学校送,宁肯花费大量时间接送,也不让孩子在农村小学。

    究其原因,首先是公众对农村教育长久以来的忽视,农村孩子的父母即便已经意识到了落后的教育对孩子的成长和发展有多么大的负面影响,但是他们选择的不是从根本上做出改变,积极争取政府和公众重视乡村教育,而是选择将孩子带出农村,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5dc2e00764d1a86ca14a65c4b0618f21c84a7841.jpg

    其次,乡村各方面都很落后,对于教师队伍来说基本没什么留下来的吸引力。如果个人职业发展空间太小、薪资太低、基本生活无法保障,老师们能做的就是走人,自己找出路。

    所以,乡村教育问题不是一个小问题,涉及到几亿农民后代的个人发展道路,只有公众的认知提高了改变才能慢慢开始。

    疫情期间,纪录片《城市梦》的主角,王天成一家并不在武汉,他们回到了河南老家。武汉才解封,王天成就回来了。“我不会待在老家的,怎么样我都要回到武汉。”


    出去的人只有在“退”的时候会想起农村,因为农村是家。我们说“大不了回家种地”,在语气上就跟城里人“大不了回家啃老”是一样样的。

    好些回乡的人,在自己的老家盖起了二层三层的大房子,也不是为了回家种地,更像是给家人盖了个度假屋,还可以给父母养老,给孩子留个念想。

    在远处看,农村在月光的晕轮之下,是诗与梦想一般的存在。可一旦将现实拉回到眼前,一切都不成立了。

    (涨奶的母牛脱离了大部队,偷溜着要回家喂奶,被放牧人追赶着)

    当问他,要不要让孩子在老家上学的时候,他一口回绝。

    中国农村2/3的孩子生病了

    “你以为农村养猪,就会随便有猪肉吃吗?只有腊月的时候才会杀猪,吃到过年。那个时候天冷,肉不容易坏掉。别的时候是没有肉吃的。有些人家啃完的骨头放在院子里,都会被小孩们偷走再啃上一遍。”

    农村的孩子大多又瘦又矮。

    告诉我说,那个时候海平都上初中了,个子还没有自行车的车把高,远远推着车过来,看着真可怜。后来我们进城卖水果,海平的个子才追上一些。当时海平一回家,饿了就咔哧咔哧地啃苹果。吃苹果把营养给补上了。

    在农村医疗条件也不好,只有赤脚医生会在各个村子里转,今天在这个村子,明天就去了另外一个村子。


    “中国农村教育的最大问题是孩子们的营养和健康,而不是校舍、课本、师资。”罗斯高(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从事中国农村儿童教育研究长达37年,他对中国近20个省份13万多名农村中小学生进行体检后发现:27%的孩子贫血,33%有寄生虫,25%视力得不到矫正。“今天,中国农村2/3的孩子生病了!难怪他们学不好。”

    中国农村什么都有,就是不知道怎么养孩子

    中国特有现象:农村高中入学率只有37%

    罗斯高指出,2013年,中国城市高中入学率为93%,比美国还高出一个百分点,但农村的高中入学率只有37%。“这完全是一个中国农村特有的现象。”

    罗斯高认为,这个现象背后的主要原因除基因和营养不足外,还有难以刺激大脑发育的不当育儿方式。

    当研究人员问家长:“你们昨天有没有给孩子读书时”,他们像听到天方夜谭一样惊讶,然后咯咯地笑起来。参与调查的家庭中,只有10%的家长头一天和孩子说过话;3%给孩子读过书;70%的家庭有0-1本书。

    中国农村什么都有,安全,家人的宠爱,什么都会给孩子,就是不知道怎么养孩子。

    留守儿童是留守老人在帮忙看着,父母不管孩子。梁鸿在著作《中国在梁庄》中记录了芝婶的一番话:“咱们这村里几乎家家都是这样,全是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五六十岁、六七十岁的人都在养孙儿。六七十岁的老两口又当爹妈,又当老师、校长,能当好吗?村里上小学、初中的孩子,没几个学习好的,在校不好好学,回家没人管。一放假就跑到爹妈打工的地方去,住到那儿,也是啥也不学,光看电视,爹妈光知道稀罕。

    “现在虽然出门打工致富,但是小孩教育成问题。农村的教育素质更低,年轻娃儿们都出门跑,不管自己娃们,爷奶只能管吃饱穿暖,不会教育,那数学题谁啥门儿(没办法)。再好的社会都有一定的弊病。这就是一个弊病。”

    “农民,未来是身份,还是职业?”

    相声演员岳云鹏做客人民网《两会夜话》(第二季)节目时如是问。

    从年初的“中央一号文件”,聚焦“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到2月25日,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到人民网第20次全国两会调查中,“乡村振兴”位居热词第3位;再到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促进农业稳定发展和农民增收”,“乡村振兴”已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重要话题。

    今年的《两会夜话》,也着意在“乡村振兴”的话题中拉开了第二季的序幕。

    在本期节目中,栏目主理人、人民网总编辑罗华,人民网主持人马若思,现场同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副院长张红宇、相声演员岳云鹏,以及接受“云连线”的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库尔班大叔的曾外孙女如克亚木·麦提赛地,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陇南市徽县石滩村妇联主席梁倩娟,山西省地勘局派驻大同市下庄村的第一书记李永泽,哔哩哔哩Up主“巫托邦”,共同探讨美丽乡村建设,畅想希望的田野。

    “家乡外出打工的人、

    返乡创业的人都挺多的”

    田野上正兴起返乡入乡创业热潮

    杨继才新旧家对比图。

    节目的开场,是从一组照片聊起。照片里的人叫杨继才,他在山东鄄城黄河滩区的“水窝子”里住了四五十年,2020年和村民们一起搬进了新楼房。

    杨继才的故事,让岳云鹏想起了家乡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近年来的大变化。“小的时候喜欢看《综艺大观》,但村里经常停电,一停电心情就不好。电压也不稳,灯泡忽明忽暗的。”岳云鹏说,如今家乡永远明亮的灯光、畅通无限的网络、平坦宽敞的公路,能让他时刻感受到家乡发展的日新月异。

    “这几年,家乡外出打工的人、返乡创业的人都挺多的。在返乡人眼中,老家有了越来越多的就业、创业机会。”岳云鹏的话,道出了对家乡的关注,也反映出了近几年我国返乡入乡创业热潮的兴起和持续。

    一个个现代“小工厂”如雨后春笋、一片片特色农业产业连片崛起,返乡入乡创业就业在为乡村振兴注入生机活力的同时,也正破解着长期困扰城乡统筹发展,尤其是乡村地区经济发展的难题。

    “我们是一群正在挑战乡村生活的年轻人。”节目现场连线的哔哩哔哩Up主“巫托邦”,也同样关注乡村青年返乡创业的话题。“网友们最关注的话题是,乡村经济怎样发展,特别是怎么实现绿色发展,也关心自己回乡后如何发展。”

    “巫托邦”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外学业有成、工作有成,获得一定的积累和准备后,开始选择回乡发展,回馈农村。“现在,地方政府也有很多鼓励政策,我们觉得返乡发展对年轻人也是一条非常好的出路。”

    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副院长张红宇在《两会夜话》演播室。

    “岳云鹏和‘巫托邦’的切身感受,正是脱贫攻坚中农村基础设施改造和乡村自我造血能力提升的写照,也是脱贫攻坚中解决农民深层次发展途径的体现。”张红宇说,农村怎样发展生产、农民怎么增收,这些问题是脱贫攻坚取得全面胜利以后,需要通过乡村振兴来继续巩固拓展的。“农民兜里要有钱、农民要过好日子,说到底就是农村要发展产业,让农村成为大家向往的美好家园。”

    “我们村小黄花变成了大产业”

    农业农村的现代化让农民职业化

    在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突出抓好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两种经营主体”“鼓励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成为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的重要途径。

    “我们村小黄花变成了大产业,一二三产业联动发展。”李永泽连线时说,下庄村采取“支部+合作社+农户”的生产模式,扩大了黄花菜的种植面积,有效解决了标准化生产、规模化经营、市场化营销的问题,构建起产供销一体的产业体系链。

    不仅在山西,在全国的脱贫攻坚战场上,各式特色产业化发展也红红火火。如克亚木·麦提赛地连线时说,她的家乡新疆于田县以羊、鸽、鹅、鸭、兔为主的特色养殖产业覆盖了16个乡镇、12万多农户。“我们希望把产业继续做起来,加快农业现代化的步伐,提高我们的产量和品质效益。”

    “山西的黄花菜、新疆的稻田米等农业产业,都是建立在粮食安全基础上,大力发展的现代化农业。”张红宇认为,现代农业的发展趋势是规模化、集约化、多元化,而推进农业现代化,要结合国情、农情和比较优势,要扬长避短因地制宜,走出一条适合当地特色的“康庄大道”。

    相声演员岳云鹏在《两会夜话》演播室。

    岳云鹏也感受到了家乡农业的现代化进程。“小时候是用镰刀割麦子,夏收要十多天才能结束。现在种地的人不多了,但都是机械化、自动化收割,夏收短短几天就能结束。”岳云鹏表示,家乡从事农业生产人群有了新变化。“借助自动化机械,农业生产的集约化程度变得更高,也更便捷高效了,每个人可以种的田更多了。”

    罗华也关注到了农业现代化过程中从事农业生产的人群。“随着新型城镇化的发展,很多农村人出村入城不再种地,但在农村从事农业生产的,将更多的是职业的农民。”

    张红宇的思考与罗华的观察不谋而合。张红宇认为,在农业现代化后,农民将职业化。农民和农村人将是两个概念,农民是职业而不是身份,农村人是居住在农村的人口,但不一定是农民。

    岳云鹏在文章开篇处的疑惑也迎刃而解,张红宇说:“尽管你的户籍还在农村,但你是农村里非农业职业的居民。”

    “城市有的优点,农村也要有”

    美丽乡村让农民更幸福

    乡风文明达到新高度,乡村治理体系更加完善;农村生态环境根本好转,美丽宜居乡村基本实现,是乡村振兴战略重要的任务目标之一。

    那么,美丽宜居乡村的标准是什么?怎么建设美丽宜居乡村?社会各界对美丽宜居乡村有哪些期待?节目现场播放的视频中,上海市奉贤区吴房村那干净美丽的生态村落,提起了大家的兴趣。

    上海市奉贤区吴房村百年老宅新旧对比图。

    “未来,农村该有的特点还要有,城市有的优点,农村也要有。”看完视频后,岳云鹏认为,美丽宜居乡村就是要让农民更有幸福感、获得感。

    “为农民而建”是张红宇对美丽宜居乡村建设的建议。“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是发展方向,更是百姓期盼。”张红宇说:“美丽宜居乡村要有特色,也就是说要方便农民生活生产,不能一刀切;要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同时,美丽乡村建设不能让耕地减少,不能把粮食生产能力变小,不能侵犯农民的利益,不能做老百姓不愿意做的事。”

    被乡亲们称为“梁掌柜”的全国人大代表梁倩娟,时刻将乡亲们的切身利益挂在心上,借助直播和农村电商,将陇南的农特产品推向了全国。乡亲们的钱包鼓了,笑容也多了。

    “手机成了新农具,直播成了新农活。5G、物联网等‘新基建’是另一种发展手段,在让老百姓过上更好的生活,让乡村变得更加美丽宜居。”梁倩娟在节目连线时说。

    人民网总编辑罗华与嘉宾交流

    罗华对美丽乡村的期待也聚焦在农村“新基建”发展上。他建议加速实施数字乡村建设发展工程,推动农村物联网发展,让农民的数字化生产生活更加便捷、丰富。

    “现在我们还存在着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存在着城乡区域发展差距的问题,存在低收入人口和欠发达地区,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这部分人口和地区不能掉队,否则就无法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和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罗华表示,农村是充满希望的田野,40多年前这里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大幕;40多年后的今天,乡村振兴被放在了治国理政重中之重、优先发展的位置,这片希望的田野也将“犇”向更美好的未来!


    声明 本文来源:中国农村政务网cun.org.cn,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由中国农村政务网注册用户发表,不代表中国农村政务网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来源的作品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