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招商扶贫 > 正文

    新的空心化使乡村治理面临新挑战

    2020-10-21 02:15:27    浏览:1   

      

    一组以“缺席者”为主题的照片,发人深省:田间水渠边,老人独坐,旁边是两张空椅子,留给在外打工的两个儿子;农家小院中,老两口带着孙子,全家十余口人出外打工或上学,留下一地空板凳……


      照片反映的劳动力流失后农村空心化现象,为15名两院院士所关注。他们指出,若不从战略上研究并解决新生代农民弃农的问题,人口大国将面临无人种地的局面。

    陕西省白水县林皋镇,66岁的焦栓成坐在家附近的湖边。焦栓成有3个孩子外出打工。

    陕西省白水县林皋镇,66岁的焦栓成坐在家附近的湖边。焦栓成有3个孩子外出打工。

    空心化农村如何“养活中国”

    陕西省定边县堆子梁镇,67岁的薛丕忠(左)、老伴杨桂兰和孙子在自己家里。薛丕忠家里有十几口人离开农村,外出打工或上学。

    陕西省旬阳县石坪村,吴会琴和两岁的儿子在家附近的空地上。吴会琴的丈夫外出打工。

    陕西省旬阳县石坪村,吴会琴和两岁的儿子在家附近的空地上。吴会琴的丈夫外出打工。



    村庄空心化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农村逐步出现的一种聚落空间形态,其表现特征为,由“人的空心化”带来“屋的空心化”和“业的空心化”。乡村振兴,从改善人居环境入手,归并改造旧的空心村,无疑是正确的选择,但决不能让空心化问题再披上华丽的外衣暗中“传宗接代”。

    一是分清村庄类型,找准居住对象。有稳定的居住人群,村庄才不至于空心,美丽乡村建设首先应找准方向,根据目标群体设计定位。未来在农村居住的人群主要有三大类:一是职业农民,以从事农业为生;二是老年人,包括一直生活在农村的老年人和到农村养老的城市老年人;三是精英群体, 到农村休闲养生。因此应针对居住群体特征重点建设农庄型村庄、公共社区型村庄和休闲型村庄。农庄型村庄要方便农业生产,重点做好种植、养殖和加工业的组合配套布局;公共社区型村庄重在提供各类综合性公共服务,体现出生活的便利性、舒适性、安全性;休闲型村庄要突出品味,不但要求设计高档,而且要选择在环境优美、空气清新、区位优势突出的地方打造。美丽乡村建设应以县为单位,统筹谋划,综合设计,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人制宜。乡村建设不是垒积木,可以推倒重来,它至少应是福荫几代人的一劳永逸,不可随心所欲、盲目建设,更不可突发奇想、急于求成。成都市“小规模、组团式、微田园、生态化”的建设理念,值得借鉴。

    二是立足长远发展,宜居更要宜业。宜业是宜居可持续的基础, 有业就才能留住人。美丽乡村建设既要考虑农民生活条件的改善,更要考虑如何方便就业。人多地少的国情,决定了中国农民在较长的历史阶段需要兼业务农,因此为农民创造第三就业空间,是新村庄建设的重头戏、大文章。应以跨界、迭代、互渗的新理念,推进一二三产融合:一是把一产和二产融合起来,发展好农产品加工业,尤其是精深加工业;二是把一产、二产和三产融合起来,发展好现代农业服务业;三是把一产和三产融合起来,大力发展乡村旅游。只有千方百计打破农村只能搞一产,农民只能干农业的产业和职业壁垒,实现就地就近就业,人空、屋空、业空的村庄空心化问题才能消解。这也是符合中国国情、农民实现生活富裕的最佳途径。

    三是脚踏实地,克服顶格管理思维。顶格管理表现为“最全事项、最高标准、最严要求、最快速度”。这种按照上限管理的操作模式能带来最优绩效,但也需要具备最优条件、付出最高代价。美丽乡村建设的初衷既不是为了攀比,也不是为了打造形象工程,而是为了改善农村人居环境,提高农村居民福祉, 不应该用这种最高的标准去要求, 这不现实、不可能、更没必要。美丽乡村建设必须尊重常识、尊重现实,充分考虑村庄所处区位状况和发展阶段,稳扎稳打、因村施策,否则就会脱离当地农村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远超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实际需求,造成极大的浪费。

    四是彰显主体,发动农民广泛参与。农民是乡村建设的主体,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农村,他们自己最清楚,美丽乡村建设决不能让他们缺席。从规划设计到施工建设,从改善环境到培植产业,都要广泛发动引导组织农民参与,这样既可以赋予农民主动权,培养他们的主人翁意识,激活他们的积极性、创造性,又可以为农民提供劳动岗位, 实现就地就近就业,还能让农民在建设过程中学习和掌握相关技能和管理知识。同时,在全过程参与中,农民对自己亲手建设的新农村会产生难以割舍的深厚情感,热爱家乡的意识会更加强烈。安徽农道采取“带着农民转,让他们觉悟; 做给农民看,让他们信服;领着农民干,让他们参与;陪着农民练, 让他们有术;帮助农民赚,让他们增收;引导农民变,让他们现代” 的“六让之道”,投身乡村建设, 是彰显农民主体地位的成功之道。

    中央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之后,这次强调“优先”,主要是基于未来的考虑。从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2050年建成现代化强国,农业农村要补上短板,跟上进程。在这个过程中,应把农业农村放在优先位置。总之,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总方针。只有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才能最终实现乡村振兴的目标,否则乡村振兴目标可能落空。所以,今年中央一号文件突出“优先”,这是顺应时代发展的需要,实际上也是把乡村振兴战略进一步做实。

    落实“四个优先”、实现农业农村优先发展,需要系统性的大推进和全方位的制度保障。从根本上转变重工轻农、重城轻乡的发展导向,以公共资源的重点倾斜撬动配套基础条件和互补领域环节的协同投资,突破最低短板和最小规模约束,推动农业农村发展实现腾飞。

    一是建立农业农村优先发展的规划约束机制。调整重城轻乡的发展布局,以城乡均衡发展为目标重新制定国土空间规划、城乡建设规划、区域与产业发展规划。以“产城融合、产村融合”发展激发乡村内生发展活力。

    二是建立鼓励和引导各类人才下乡的激励机制。加强财政对乡村公共事业的基本保障,以各项职能业务有效开展为基础保证基层工作人员有业可为,建立基层在岗补助与绩效工资相结合的工资制度,逐步提高基层工作人员的工资待遇水平。

    三是建立财政支出优先保障农业农村项目的激励约束机制。切实落实财政预算优先安排农业农村投入, 确保投入比重优先增长。着力提高财政支农资金的整合效率,有效增强投入效益效能。拓宽资金筹集渠道,加大对农业农村的支持力度。

    四是建立金融支持农业农村发展的激励约束机制。切实落实涉农贷款业务差异化监管制度, 强化县域金融机构对农信贷投放的激励约束。

    五是建立对农业农村生态功能的补偿机制。加大财政对农业和生态功能区的支持,建立生态补偿基金对生态资源的赎买制度。支持生态化产品发展,促进生态资源价值的充分实现。

    六是建立体现农业农村优先发展的领导机制。建立农业农村优先发展考评体系,强化约束性指标的达标考核和导向性指标的竞争排名。


    声明 本文来源:中国农村政务网cun.org.cn,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由中国农村政务网注册用户发表,不代表中国农村政务网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来源的作品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